演出前夜:一起说《梁祝》

发布日期:2019-05-08 浏览:29次

 

5月7日,浙江省庆祝《梁祝》小提琴协奏曲问世60周年暨“今夕何夕”何占豪师生作品音乐会新闻发布会举行。

主角何占豪携弟子出场,都是将要参加系列音乐会的大咖指挥家、作曲家、演奏家

弦上芳华,百架筝鸣,同庆《梁祝》60年生日。

浙江小百花党总支书记 刘建宽致欢迎词

既是东道主又是何占豪先生的弟子,刘建宽在致辞中说:

“今夕何夕,见此良辰;今昔良辰兮,见此良人;良人毕至兮,乐音如梦。”这是何占豪老师给予“今夕何夕”师生三部曲的美好寄语,也是何占豪老师一直以来对音乐、对学生、对家乡的执着顾念。在此主题下,何占豪作品音乐会、何占豪学生代表音乐会、何占豪筝乐作品音乐会将相继于5月9日至11日在杭州剧院、浙江音乐学院音乐厅隆重上演,期间,“何为《梁祝》”也将于5月11日在浙江图书馆文澜讲坛隆重开讲。届时,浙江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合唱团、浙江艺术职业学院青年合唱团、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筝乐团、上海师范大学玉兰筝团、四川音乐学院天籁筝乐团、罗晶筝乐团、浙江音乐学院翡翠筝乐团、浙江音乐学院音乐教育MTC筝乐团、以及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等知名演奏家、知名演员将同台合演、共同交流。何占豪先生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管弦乐《胡腾舞曲》、二胡协奏曲《蝶恋花》、越剧清唱剧《莫愁女》、筝·乐·诗《陆游与唐婉》、以及何占豪老师的学生代表李汉颖、谈声贤、翁持更、杨浩平、陈国良、林梦、汤小东、孙建国、张斌等的作品,均将在以上的各场演出当中精彩演绎,共同阐释何占豪师生音乐的美好传承。

弟子们的集体“表白“语录

 

 

盛秧

非常荣幸,今天能在这里和各位领导和专家庆祝《梁祝》诞生60周年。可以说自《梁祝》诞生以来,她就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飞到每个中国人的心上,对我们民族音乐交响化是一种创始。作为一个弹筝人,何老师对我们的意义应该说完全不同的,我们每一个弹筝人可以说都弹过他的作品,《茉莉芬芳》、《临安遗恨》、《西楚霸王》、《陆游与唐婉》,每一个人都是必弹的,广为流传的,何老师一生都是致力于民族音乐的创作,筝乐的创作,对我们弹筝人来说,何老师有一句话我始终都深深记着,那就是外来形式民族化,民族音乐现代化,这也是我们希望能够共同努力的。5月11号,我会和浙江音乐学院翡翠筝乐团、浙江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MTC筝乐团、浙江音乐学院附中筝乐团以及外请的5个团队,七大筝乐团,60排筝来一起完整版的《梁祝》,以此来庆祝它的60周年,向这部伟大的作品致敬,向我们一生致力于民族音乐研究和探索的何占豪老师感恩和致敬。

邵琳

我与恩师何占豪先生也是渊源于《梁祝》。我在大学期间,何占豪老师选我演奏二胡版的《梁祝》,也录了唱片。何老师的音乐让人心醉,这一次有幸能参加60年的庆祝活动,我希望能用我的音乐,用二胡感谢恩师,希望音乐会能圆满成功。

罗晶

大家好,我非常荣幸能参加这次的音乐会。盛老师之前说了,何占豪老师写了很多的筝乐作品,那我想我就是受益良多的那个人,因为我从大学开始就演奏何老师的作品,我也首演了他的作品,我的成长是弹着何老师的作品渐渐成熟起来的。这一次,我会在9号的演出中,弹奏《陆游与唐琬》,这是一首非常动人和凄美的作品,我希望能够用最美的琴声、最真挚的情感来演绎这首曲子带给浙江的朋友。

孔朝晖

我今天之所以能够坐在这里就是因为《梁祝》,今天又恰逢梁祝诞生60周年,我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一甲子。从1958年开始,有了第一版的小梁祝,1959真正的《梁祝》就诞生了,它是一个大大的尝试,小提琴、西洋乐器、管弦乐器,用西洋乐器来表现我们中华民族的音乐,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合。我这是第一次和何老师合作,非常感谢浙江小百花越剧团邀请我参加这一次的盛会,何老师这一生就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献给了中国的民族音乐。我看了他所有的作品,160多部作品,题目和题材都非常之广,有从诗经古词里也有现代的题材,这是我要追忆的一个东西,因为我是一个普通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演奏者,我也有我的梦,我的梦就是要把这首作品带到世界各地区,弘扬我们中华民族最伟大最灿烂的文化,祝三场演出圆满成功,何老师身体健康!

谈声贤

我很激动。我想一部艺术作品之所以能成为经典,肯定有它的道理,经典作品是时间选择的产物,是受众挑剔的结果,中国的作品首先是中国人喜欢,中国人理解,中国人听懂,先生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60年来久演不衰就证明了这个道理,只有这样优秀的作品才能走出国门,才能在世界的艺术舞台上绽放光彩。先生为民族创作的音乐作品是中国人的骄傲,先生的理念也是我们学生永远必须所学习和遵循的,今天在这个日子里,我代表我自己也代表我们浙江的何老师的学生表示最真挚最热烈的祝贺,对何老师几十年来对学生尽心尽力的教育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

李汉颖

我是何老师78年入学,83年毕业的第一届作曲的学生,非常地荣幸。这么多年来跟着何老师学习,作曲方面地各个技巧,旋律的写作,还有为人的态度,我一生受用。尤其是现在大家都进入了年龄上升的阶段,对锻炼身体,饮食方面,我都努力地向何老师学习,也希望自己能写出更多的作品。《真的好想你》这首歌现在算起来到明年有30年了,一首作品能在30年来不断被大家喜爱和传唱,何老师也一直鼓励我,应该把这首歌曲写成旋律作品,让更多人的了解和欣赏,那么这一次终于听先生的话把这首作品完成了,也有幸在老师的音乐会上能够和我的同班同学,阎惠昌大师,由他来指挥,我感觉非常荣幸和有缘。那么也在这里预祝各位老师和我的恩师身体健康,也祝音乐会圆满成功。

特邀指挥阎惠昌

何老师的名字,《梁祝》的名字是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在西安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在上海籍的某个老师的儿子的家里听到的。他当时就说你知道吗,你听没听过?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梁祝》的曲子?我说我没有听过,现在想想真的是特别的好听,但是当时我们都不敢听,要把唱片偷偷地藏起来,偷偷地听,这是我第一次在脑海里面注入了《梁祝》这个名字、何老师的名字。特别有缘,在1978年我进入上海音乐学院,我很兴奋能够在学校里看到何占豪老师,快毕业那年特别有幸的是能够在我自己写作品和毕业的时候,何占豪老师担任我们上海音乐学院民族理论作曲系的系主任,那个时候,第一件是我自己创作了一个作品叫《实习生》,何老师亲自为我修改,我就觉得我和何老师学习得太晚了,没多久我就毕业了,但是这个经历是我终生难忘的。这个作品通过何老师的修改和帮助,拿到了上海音乐学院作曲比赛的一等奖,全国音乐作品比赛大学生作品二等奖,所以非常地感谢恩师。

何老师的为人我也是非常难忘的。当时毕业时,我也算是系里的尖子学生,那个时候尖子学生可以跳单位嘛,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希望我过去,一直不是很顺利,何占豪老师知道了之后就去找了院里,找他的恩师,何老师对我也看得很准,他说,阎惠昌不是一个理性思维、逻辑思维的人,为什么一定要他去教书呢?他是属于舞台的人!人才要去到适合他的地方去!不行,我一定要他这个忙!先是找到了学院,不果,后来就考虑做上海音乐学院的指挥,我当时和何老师说,指挥恐怕留不下来,何老师说没关系。你作曲不错,你就留下来当我的助教,有我何占豪一口饭,就有你一口饭。我很感动,男儿有泪不轻抛,我内心太感动了。何老师这种对学生的情怀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个学生只要有才华,他就会“两肋插刀”为学生去做。他爱才心切,对自己的学生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有一种呵护,这是一个老师非常了不起的品德,所以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来参加这个音乐会,要来报我的师恩,祝贺老师,带领我们继续向前。看到您这样开朗的笑声,看到您的那样子,漂亮的皮肤,煽动性的语言和动作,一定能继续带领我们的民族音乐、中文音乐不断去创造新的作品。请何老师接受我这个学生对老师深深的感谢。

一朝为师 半生榜样 

这个鞠躬里有至诚敬意 

这个握手里有殷殷传承 

主角登场

黑色西装三件套,条纹衬衫,身处C位的何占豪”风度翩翩“,非常符合弟子们口中的形容”漂亮的样子“。大概热爱音乐的人都至纯至诚至真吧。三场音乐会,各有其美,背后的缘起故事,那还要他老人家来说!

动感三连拍

当何老师接过话筒

发布会就到了”即兴演讲“时间

 

好激动啊,怎么说呢。到了杭州,到了浙江,就是到了娘家。今天感触很多。第一点感触就是当年这么多学生,他们都比我好了。当年我爱才本来是个优点,现在倒成了问题了,他们都比好了。指挥,阎惠昌在我就做二把手了,写越剧嘛,写不过谈声贤、刘建宽,还有他们都说古筝曲写得好,但是我古筝不会弹,写出来的都是向他们学来的,他们几个指头(怎么弹)我看看,怎么样才能使他们演奏得更好,所以呢,弹指一挥间,转眼60年,前浪推后浪,我的学生都成为了今天的大师,非常的高兴,指挥大师、作曲大师、一流的古筝演奏家、二胡演奏家,这是我第一件激动高兴的事,自己年轻的时候能够给国家培养一批挑大梁,能够代表我们国家艺术的艺术家,他们能在今天国家艺术工作中发挥自己的作用,这是我最高兴的一件事。

第二呢,我想今天对媒体也对我的学生们再讲一讲,《梁祝》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样一个人的身上,不可思议。我接触到小提琴的时候17岁,是18岁才开始拉小提琴的,全国有那么多音乐世家,(《梁祝》)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样一个浙江越剧团普通的演奏员身上?所以什么道理?这就是因为,当时我这个年纪,说得上是新中国的第一代青年,当时我们听了毛泽东主席一句话:中国是一穷二白的,但是一张白纸上可以画最美的图画。就是这句话,激励了当时包括我在内的浙江越剧团的乐队的所有人。同时我们也很惭愧呀,当时的前苏联、乌克兰都有了世界级的艺术家、演奏家,他们到杭州来演出,我们看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艺术。我们也招待他们,用《西厢记》、《梁祝》,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但是我们是小青年,人家是交响乐,我们是铜锣齐奏。我们当时的想法是我们国家很大,越剧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骄傲也要认识到落后,怎么办呢,要向他们学习,我们也要有大提琴、要有小提琴,我们民族的音乐也可以把西方的乐器拿来,我们的越剧不要那么的单一、单调,想要西方的歌剧学习。这之后我们的乐队开始学习小提琴了,这里特别要感谢前辈,他们积极地支持我们的想法,(我)17岁才开始学习小提琴,我那把小提琴是周大风老师借给我的,我就是用那把小提琴学习,最后考去了上海音乐学院。琴还给他了!

G20的时候,我们中国招待全世界的领袖和嘉宾,演奏了两个曲子,一个就是我的恩师周大风的《采茶舞曲》,一个就是《梁祝》,我很激动啊,浙江越剧团出了这两个,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当年的这群小青年有探索精神、有振兴国家传统艺术的精神,也有老师鼓励和支持我们。我这里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当时拉小提琴,和民乐队一起在演奏,我们在演奏的最得意的时候,有一批演员反对,反对的理由是我们破坏了越剧的风格。当时我们想不通,小提琴这么美,怎么会破坏了风格呢?我不是说他们反对的不对,反而是要感谢他们,当时我们两派争论激烈到什么程度呢?原本在一起吃饭的,后来都不同桌了(笑)。后来浙江戏曲家协会就找来一个权威,来为我们做公证人。那位前辈见的世面不多,说你们拉的是什么呀,我说小提琴,他说,哦,我知道了,就是像南京板鸭一样的乐器,这乐器不好看,摆的也不是地方,夹在下巴下面,他支持的是反对的那一派。后来出来了一位,《梁祝》的真正源头,浙江越剧团的一位著名乐师,我们的老师,演奏家贺仁忠老师,他对我说,何占豪你不要难过,反对有用但不一定对,要解决这个问题,我来教你,小提琴上面怎么演奏出民族风格,他亲自用《二泉映月》来教我。我去上海音乐学院就是拉这个。后来,音乐学院的领导鼓励我,从来没有学过作曲的我,写了一个四重奏《小梁祝》,之后中央领导认为用外国的小提琴来拉中国的戏曲是第一位,从所未有。为什么我们会有用小提琴来拉越剧,在音乐学院用小提琴拉越剧的调头,这种风格在上海音乐院流传,源头在浙江。作为我来说真的没有什么,《梁祝》是中国戏曲界、音乐界几代人的劳动成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现在,大家经常会给我发《楼台会》,有各种版本,还有disco版本的,传遍全世界,但《楼台会》第一任编曲是贺仁忠老师,“西湖山水画依旧——”这几句,我学的,《楼台会》最后几句那个哭调,我记在了心里,都是他们的创造,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都是我们浙江的越剧。我今天讲这个,是希望在座的我的学生们,我们当年这种探索的精神,要在我们新中国一张白纸上面画最新最美图画的精神大家不要丢掉,你们自己不要丢掉,也要把这种精神一代代传下去。我相信我们中国的音乐文化,在你们这一代,你们的下一代一定会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句话对了一半,只有把民族艺术提高到世界先进水平才能为全人类所共有,希望你们把这些传承下去,我们将来不但能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还能去赶超其他国家。

赏乐

 

                           三场音乐会

                                有音乐

                               有故事

                             有情怀

                  这是一场60年的浪漫约会

浙江省庆祝《梁祝》小提琴协奏曲问世60周年

暨“今夕何夕”何占豪师生音乐作品三部曲音乐会

何占豪作品音乐会

时间:5月9日19:30

地点:杭州剧院

 

何占豪学生代表作品音乐会

时间:5月10日19:30

地点:杭州剧院


何占豪音乐分享会

主题:何来《梁祝》

主讲:何占豪

时间:5月11日14:30

地点:浙江图书馆


何占豪筝乐作品音乐会

时间:5月11日19:30

地点:浙江音乐学院音乐厅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