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百花|越清赏,越万水千山

发布日期:2018-06-08 浏览:33次

 

6月6日,在完成宁波北仑的演出后,小百花演职人员连夜马不停蹄赶回杭州。7日上午9点浙江音乐学院综艺小剧场(九五剧场)准时合成排练。如此匆匆行程,只为7日下午一场特殊的"越剧名段清赏会"。

        2018年,为落实《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合作杭州宣言》,促进双方艺术家群体开展深度交流与互鉴,应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委托,由浙江音乐学院举办第二批中东欧国家作曲家访华采风创作活动。6月7日,第二批中东欧国家作曲家访华采风创作活动之越剧名段清赏会在浙江音乐学院综艺小剧场(九五剧场)举行。来自捷克、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克罗地亚、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等中东欧16国29位优秀中青年作曲家齐聚一堂,聆听了由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与浙音器乐系师生联合献演的“越剧名段清赏会”,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蔡晓春、浙江音乐学院副院长杨九华到场致辞。

浙江音乐学院副院长杨九华致辞

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蔡晓春致辞

    蔡晓春副厅长向参加此次访华采风活动的中东欧优秀中青年作曲家们表示欢迎,并期望由浙江音乐学院举办的第二批中东欧国家作曲家访华采风创作活动能够办出特色、办出实效、办出影响力。

    以音乐为主题的“越剧名段清赏会”,由优秀青年指挥家阮明奇现场指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全体乐队与浙江音乐学院器乐系部分师生组成的近三十人大乐队共同演绎。

    越剧,诞生于1906年浙江,至今已有112年辉煌历史,它从民间小调逐渐发展成为拥有丰富板式、流派纷呈的成熟剧种。其伴奏音乐也从起初的人声伴腔,逐渐发展到以越胡、副胡、二胡、琵琶、扬琴、箫等中国乐器组成的小型民乐队,而后西洋管弦乐队中的弦乐器和木管乐器先后加入到越剧的伴奏体系中来,从而形成了中西合璧的混合乐队编制。为了向此行中东欧优秀中青年作曲家们展示中国传统戏曲音乐的古典美、展示越剧音乐的细腻婉转及现代意识性,承办清赏会的小百花精选了新版《梁祝》《白蛇传》《五女拜寿》《孔雀东南飞》《凄凉辽宫月》及《春琴传》等剧目的经典选段,剧团党总支书记、一级作曲家刘建宽亲自为每个片段重新整理音乐、编写曲谱。

新版《梁祝》的主题音乐采用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旋律。由魏春芳和章益清演绎的“回十八”“十相思”选段,作曲家为表现梁山伯与祝英台细腻的内心情感,借鉴了现代作曲的“点描”(pointillism)技法,让古筝、琵琶、扬琴、中阮等弹拨乐器组合成流动的音色线条,和情深之处的乐队全奏形成了鲜明对比。
浙江音乐学院教师金彩芳表演了《白蛇传·断桥》选段。这段唱腔的前奏,作曲家用小提琴的震音作为背景、曲笛演奏的旋律作为前景,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烟雨凄迷的西湖及女主人公伤感的心情,达到了“情境交融”的境界。
《凄凉辽宫月》中的“一弯冷月照宫墙”,由陈辉玲演绎,唱腔音乐采用了慢、中、快、散的连缀曲式,这一段落可以说就是越剧的咏叹调。
由蔡浙飞、章益清演绎的《春琴传·赏梅》选段,题材出自于日本,作曲家直接使用了梆子、三味线等日本乐器,用高超手法把日本曲调融进越剧,达到了余音绕梁的听觉享受。

越剧《五女拜寿》是小百花的看家力作,“女儿情”这一唱段,采用了绍剧最常用的曲牌“正调快二凡”及绍剧的板胡进行主奏,在紧打慢唱的伴奏形式下,使陈海峰表演的这段唱腔酣畅淋漓,激动人心。

一段惜别离,一段惜别情。由蔡浙飞、周艳演绎的“惜别离”是中国最早的“越剧歌曲”,优美动听,如泣如诉。其旋律线条恰似一层层连绵不绝的波浪,表达了主人翁一阵阵连绵不断的爱意。

     清赏会后,参加活动的中东欧作曲家,与小百花的作曲家、琴师们进行了交流座谈。

       有中东欧国家的作曲家看到了现场乐队中的西方管弦乐器,疑问中国传统戏曲乐队中使用西方管弦乐器是不是已经是常态了?刘建宽向中东欧作曲家们介绍了越剧音乐与西方音乐特别是在乐器方面的紧密联系,并回答“中西合璧的混合乐队编制在当代中国已经是常态,但是戏曲音乐是辅助舞台表演的,而中西结合只是其中的一种音乐呈现,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也有纯民乐的演奏”。

     经过近一个星期的综合排练合成,在7日精彩呈现的这场越剧名段清赏会,赢得了中东欧作曲家们的掌声和赞美,赞美这场清赏会是此行采风活动中最精彩的、最美的。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