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票 | 致敬《碧玉簪》(1918-2018)

发布日期:2018-06-05 浏览:48次

 2018年7月23日、24日,由90后第四代小百花——金派花旦徐虹,范派小生洪帅担纲主演的青春版《碧玉簪》将在杭州剧院首次公演。这是一次对越剧《碧玉簪》搬上舞台100周年的纪念演出,也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向传统经典学习致敬的汇报演出。

1918年(民国7年),男班艺人马潮水根据《李秀英宝卷》和《碧玉簪全传》等书的故事,再参照东阳班(婺剧)《三家绝》的情节编成全剧,于同年7月20日,首演于上海华兴戏园,后成为各越剧团演出的蓝本。

盛演百年的越剧《碧玉簪》、一部家喻户晓的经典越剧名剧,从2017年5月开始,在上海越剧院演出本的基础上,由小百花大胆重新梳理了,大胆进行了人与人之间新层次的情感解读,大胆想象了故事结尾的感情延伸,大胆运用了新的舞台语汇,大胆全班底启用小百花青年主创团队,大胆第一次整剧创新传承,排演了小百花的青春版《碧玉簪》。

小百花原生代演员江瑶担任了移植该剧的导演。江导在记者见面会时分享了她三个阶段的《碧玉簪》观剧体会。

江瑶

 

江瑶:尽管各种版本的《碧玉簪》看过不下十几遍了,但不同阶段观剧会有不同的体会。第一次,年幼时观金采风老师的电影越剧《碧玉簪》,尚看不真切故事内涵,只是觉得电影里古装的每一个人物都那么美,觉得男主人公捡到书信后不闻不问不查的行为不可信;第二次观由青年演员主演的舞台版《碧玉簪》,因《碧玉簪》是一部唱做并重的传统剧目,对演员的传达能力要求很高,彼时我自己也正是一名青年演员,在观剧时就想象如果自己是里面的角色,会怎样去塑造、怎样去表达;

 

 

在准备小百花的《碧玉簪》期间,学习了各个剧种的《碧玉簪》舞台视频和电影,尽管在剧情安排上依然存在着不解和不足,但前辈老师们精湛的演技、对人物刻画的丰满和细腻让人由衷折服。

媒体见面会

 

除了几乎完整保留的"归宁"、"三盖衣"两个经典折子外,不管是在情节发展的处理上,还是在主题音乐的应用上,小百花对《碧玉簪》做了大胆而合乎情理的改动。

 

如寿宴许婚后,成亲之前

让曾隔帘看过一眼王玉林的李秀英,在绣着嫁妆时憧憬着爱情和婚姻;让因才华被赏识而许下高门千金的王玉林,在书房时满怀感激和要更加努力上进的激情;让一心想求娶表妹而不得的顾文友,对半路杀出的王玉林扭曲了心理,埋下了怨愤、不甘的种子……通过舞台上一个平行空间的人物心理阐述,让故事的发展更加合乎逻辑,让人物的舞台形象更加立体。

 

如真相大白后,李廷甫一怒之下把女儿领回家后

一边是王玉林来不及表达歉意的无措,一边是病势转沉的李秀英对爱情的无望和对婚姻的迷茫。以此丰富男女主人公的情感变化,为故事的发展做了合理的铺垫。

 

最大的改动是在“送凤冠”一折。原版,李秀英是因为婆婆的劝说,因为对第三方的情感因素暂且收下凤冠,那他们的爱情呢,他们的心结呢?这个“暂且收下”后面还有太多的“……”

小百花版的《碧玉簪》在剧中点题“相知相惜不相疑”,所以结尾我们展开了合乎情理的想象……

凤冠怎么送?送的怎么样?7月杭州剧院见!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