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越剧文化

  在世界文化历史的长河中曾出现过古希腊戏剧、古印度梵剧与中国戏曲,并称为世界三大古老戏剧样式,但前两者都早已成为历史的遗迹,只有中国戏曲依然茁壮地活跃在它赖以发生的那块土地上。中国戏曲是现今中国至少三百多种地方剧种的概括和总称。诞生于清代的京剧已被尊为最能体现中国戏曲本体特征和文化属性的“国剧”。除京剧外,越剧则是三百多个地方戏曲中的突出代表。但相对而言越剧在我国地方戏曲大家族中又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剧种,从1906年正式登上舞台,至今才走过100年的历程,2006年度过了它的百年华诞。越剧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

一、越剧的起源和形成(十九世纪末年)


  越剧起源于浙江省绍兴市嵊县(现为嵊州市),这里原是古越国的属地。嵊县地处东海之滨,这里山清水秀,群山叠翠,山绕水,水环山,山水交织,地貌多姿,形成了非常俊秀的地理环境。这里不仅出产稻米、茶叶,农民还种桑养蚕(蚕丝是生产丝绸的原料),古人曾以“东南山水越为最,越地风光剡领先”的诗句赞美嵊县的自然风光。
  秀丽的山水、丰富的物产,历史上吸引了众多的学人、名流来此定居或游历。“书圣”王羲之爱慕剡中山水,晚年隐居终老于此。另从唐代著名的2200多位诗人留下的灿若繁星般的诗篇看,至少有三百多位唐代诗人游历过这条风景线,并留下众多的诗篇。有人说这是一条唐诗之路。诗仙李白四入浙江,三入嵊县,大诗人杜甫、白居易等都曾到此。这些不仅使嵊县富有诗情画意,更增添了深厚的文化积淀。
  嵊县的东面有余姚滩簧(姚剧),南有新昌调腔,西有东阳婺剧,北有绍兴乱弹(绍剧)……这一切使嵊县处在浓浓的戏曲文化包围之中。
  诗情画意的山水,孕育了抒情优美的戏曲艺术。在各种文化现象的相互影响下,一种崭新的艺术形式——“落地唱书”出现在嵊县山乡。
  “落地唱书”是一种说唱艺术,是农民在田头休息或者夏天夜晚纳凉时演唱,自娱自乐。清代道光初年(1821年)至咸丰末年(1861年),嵊县出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农民为了生存,用“落地唱书”这种形式出外卖唱,以求得生存。这时的艺人是一个人演唱,称为“单档”。大约1902年左右,落地唱书艺人进入茶楼演唱,使唱书艺术出现了质的变化:一是形式上,由“单档”演唱发展到“双档”演唱;二是内容上,开始演唱一些长篇书目;三是在唱腔上,根据剧中不同人物用小口、本喉、大嗓各种不同音色来区别生、旦、净、末、丑和男女老少角色,给观众增加立体感;四是在表演上,增加一些身段动作。所有这些为唱书艺术脱胎而变为戏曲搬上舞台作好了准备。
  1906年初,在外地演唱的唱书艺人开始将唱书艺术像唱戏一样扮演人物角色,进行舞台演出试演。清明前,唱书艺人回到家乡,在乡亲们的强烈要求下,1906年3月27日(光绪三十二年三月初三)在嵊县东王村香火堂前,用稻桶门板搭的戏台上,南派唱书艺人高炳火、李世泉等登台演出,白天演的戏是《十件头》,晚上演的戏是《双金花》,他们穿起戏装,扮演角色,手舞足蹈,把人物演活了,受到了乡亲们的充分肯定。“落地唱书”一跃而变成了戏,越剧史上第一副职业戏班从她的母体脱胎而出了。

二、越剧男班的兴起(20世纪初)


  “落地唱书”变成了戏,没有乐器伴奏,也无锣鼓敲打,唯一的是笃鼓、尺板按拍击节,“的笃”之声不断,所唱的又是山歌小调,当地百姓给它取名“的笃班”,又名“小歌班”。
自东王村建立第一副小歌班之后,各地唱书艺人纷纷仿效组织戏班,到1907年底,嵊县已相继建立了十三副专业小歌班,越剧由此进入了早期男班时期。1908年,小歌班在绍兴、宁波等地演出,1910年进入杭州演出,1917年5月3日首次进入上海演出,同年6月,又有一副小歌班进上海演出,但这两次进沪都以失败而告终。为此,小歌班艺人冷静思考起自己的前途,研究提高演出质量的问题:
  一是在剧目上扩大题材范围,搬演绍剧的家庭戏《龙凤锁》、《百花台》、《二度梅》等剧目;
  二是在角色方面努力使原来的二小(小旦、小丑)戏向以“四柱头”(小生、小旦、小丑、老生)为中心的多行当戏发展;
  三是在音乐唱腔上确定以“呤吓调”为主,同时创造了“十字调”、“哭调”等,板式也有了慢板、中板、快板之分,音乐上改变了单调的“的笃”声,配备了锣鼓和丝弦,组成了越剧史上第一个乐队;
  四是在表演上,向绍兴大班学习表演程式和技巧;
  五是学化装、道具的制作;
  六是在念白上将嵊县土话改成书面语,消除了与上海观众的距离。
1918年4月,男班三进上海,演出历时六个月。1919年正月开始,男班四进上海滩,受到观众的观迎。从此越剧在上海扎下了根。这时起,男班开始进入鼎盛时期,首次以“绍兴文戏”的名称刊登广告,以区别于“绍兴大班”。艺人们不仅在音乐上,在剧目上还进行了大胆改造,编排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碧玉簪》、《孟丽君》等,以自己特有的风格为越剧向才子佳人戏方向奠定了基础。

三、女子越剧的兴起(20世纪20年代)


  20世纪20年代中叶是女子越剧兴起的时代。1923年春,在上海升平歌舞台做前台老板的嵊县人王金水,在上海看了髦儿戏班的演出,从大受欢迎的情景中得到启发,决定回嵊县招收年轻女子学习绍兴文戏。回到嵊县后,即在施家岙筹办女子科班,招收10至15岁小姑娘入科,经过挑选录取了施银花、赵瑞花等20多人,年龄最大十三岁,最小九岁。1923年7月9日正式在施家岙开班,这是中国越剧史上第一个女子科班。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当年秋天,施家岙女班就到杭州西湖边的大世界演出。第二年一月,女班到上海演出三四个月,但观众多不起来,只得折回嵊县。回到故乡的女班,亲切柔和的乡音,令父老乡亲们刮目相看,破例让她们在祠堂戏台上演出,邻里踊跃、亲朋纷至,这情景与在沪杭两地遭到的冷落,竟有天地之别,使班主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从这年秋天开始,女班沿着当年男班艺人开辟的线路,开始长时间流动演出。施家岙女班推动了女子越剧科班在嵊县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二三十年代,嵊县、新昌等地兴起了一股女子科班热,成为越剧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据1935年调查,单嵊县一地女演员达两万人以上,戏班多达上百,一时间据说当地“青年农民都讨不到老婆”。这种说法或许有所夸张,但足以证明绍兴女子文戏在嵊县趋于发展高潮。
  女班取代了男班,越剧开始进入女子“绍兴文戏”时期。这时期比较突出的科班有:1930年创办的“群英凤舞台”,培养了被誉为“越剧皇后”的姚水娟;1931年创办的“大华舞台”;1933年创办的“四季春科班”。女子越剧最早成名的具有代表性的旦角演员有施银花、赵瑞花、王杏花,民间称其为“三花”,以后又有姚水娟,称为“三花一娟”。她们的艺术成就对以后的越剧演员产生了较大影响。
  三十年代女子越剧在浙江迅速发展的同时,也向邻近江苏、江西、福建等省发展。
抗日战争爆发后,姚水娟来到孤岛上海的租界地演出,为了能使越剧在上海这个大都市扎根,姚水娟大胆革新,努力在提高越剧品位上下功夫,她率先聘请《大公报》驻杭记者樊迪民任编导,第一个戏是将《花木兰》改编成越剧演出,有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宣传民族抗争意识,该剧上演后引起了巨大反响。自1938年1月至9月149天中(中间去掉五、六两月),姚水娟演出了一百十八个大戏和小戏,还编演了时装戏,扩大了越剧题材,还向文明戏学习舞台美术等。姚水娟勇于创新路的精神在越剧史上写下了重要一页。1938年7月,女子绍兴文戏正式正名为“越剧”。

四、越剧走向成熟(20世纪40年代)


 

(一)、袁雪芬进行越剧改革。

    
  四十年代初,面对越剧的危机,袁雪芬举起新越剧的旗子,倡导越剧改革。她看了进步话剧工作者编演的话剧《正气歌》、《党人魂》,剧种人那种舍身为国的崇高精神使她激动不已。她决意请编剧、导演、舞美设计改革越剧,像话剧那样首次成立了以编、导、舞美设计为中心的剧务部。1942年十月,袁雪芬冲破越剧旧框框,在上海大来剧场公演《古庙冤魂》。从这天起,越剧进入了一个向着综合艺术发展的新时期。袁雪芬改革后的第二个戏是《情天恨》;第三个戏是《断肠人》,这个戏采用了完整的剧本,正式实行剧本制,废除幕表制。1946年5月,袁雪芬又将根据鲁迅《祝福》改编的《祥林嫂》搬上舞台,每天日夜两场,连演三个星期,被誉为越剧的“新里程碑”。从1942年10月到1946年4月,袁雪芬以改革的精神与她的合作者们演出了59个新剧目。袁雪芬将经过改革的越剧称为“新越剧”。新越剧的特点是:
  一是剧目新,跳出了“私定终生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的巢臼,开拓了越剧题材新的领域。
  二是表现形式新,化装、服装、灯光、布景、音响都冲破了老戏的传统模式,唱腔上进行改革,形成了尺调腔。
  三是排练组合新,建立了由编剧、导演组成的剧务部,负责创作和演出,建立了正规的排戏制度,使越剧成为综合性的剧场艺术,成为我国三百多个地方剧种中第一个建立编导制的剧种。

(二)、尹桂芳进行越剧改革

    
  继袁雪芬之后,尹桂芳是最早打出新越剧旗帜的演员。尹桂芳的越剧改革,除了编演时装戏和历史剧,重视传统剧目的改编加工之外,突出的是走出了以女小生为主的越剧表演风格新路子。此前,越剧舞台上基本上是以花旦为台柱子,尽管与施银花、姚水娟搭档的屠杏花、竺素娥都是小生名角,但毕竟还是为花旦名角配戏。因此,在三十年代及以前的一段时间里,花旦处于一统天下的地位。三十年代末,闪电小生马樟花的出现使当时大来剧场主演排名表上由袁雪芬带头改为马樟花、袁雪芬,开了越剧以小生为台柱之先河。然而,这尚未形成气候,马樟花却如闪电,一瞬即灭。
  随着旧越剧向新越剧转变,越剧女小生以其独特的魅力成为女子越剧审美特征的主要标志。而这种以女小生为台柱的基本格局的开拓者正是尹桂芳。尹桂芳扮相俊美、身段漂亮、台风优雅,气质清秀,这样的女小生在观众心目中最为理想,最受欢迎。有人说“尹桂芳比美男子还要美男子”。尹桂芳创造的尹派艺术,更增添了越剧女小生的魅力,她扮演的何文秀、贾宝玉、梁玉书、沙漠王子、浪荡子等令人百看不厌。

(三)、十姐妹义演《山河恋》

  1946年4月29日,上海越剧界的一批著名演员在大西洋西菜社签订了一份合约,主要是为筹措建造越剧剧场和办越剧学校的经费,袁雪芬邀请姐妹们参加义演。在合约上签名的有:
尹桂芳、徐玉兰、竺水招、筱丹桂、袁雪芬、张桂凤、吴小楼、傅全香、徐天红、范瑞娟这十位发起人后来被人们称为“越剧十姐妹”。联合义演的剧目《山河恋》是一部根据法国小说《三剑客》的故事和中国小说《东周列国志》的部分情节改编的,时代背景换成中国的东周时代。1947年8月19日下午,《山河恋》首场演出。《山河恋》联合义演震动了上海滩。每天剧场门口都挤满了人。每场演出,气氛热烈,掌声不断。报纸上发表了数以百计的文章。直演至9月12日结束。《山河恋》的演出,促使了越剧姐妹们的团结。袁雪芬、尹桂芳等的越剧改革,对越剧界影响很大,促使越剧走上了她的成熟之路。

五、当代越剧的发展(20世纪50年代至今)


 

(一)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的越剧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和重视下,随着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越剧进入了一个全面繁荣的黄金时期。
  1,越剧团体向全国发展。1950年前后,华东越剧实验剧团(上海越剧院前身)、浙江越剧团的建立为戏曲界起了示范作用。同时上海、浙江的很多越剧团纷纷到全国各地落户,到1965年全国越剧团总数达175个,仅浙江省就有越剧团76个,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省区都有越剧团。  2,越剧剧目创作得到繁荣。数以百计的优秀传统剧目经过推陈出新,以全新的面貌搬上舞台,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西厢记》、《盘夫索夫》等,同时又新创作了一批传统戏和现代戏,如《红楼梦》、《追鱼》、《胭脂》、《孔雀东南飞》、《谢瑶环》及《祥林嫂》等。许多越剧剧目被拍成电影,特别是《红楼梦》在浙江一省十年中就放了十八万场,观众1.6亿人次,加速了越剧的普及。
  3,越剧流派唱腔的成熟。流派唱腔是越剧成熟的标志,从二三十年代以来越剧演员们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在学习继承前辈艺人唱腔的基础上,加以发挥创造,形成了自己鲜明的演唱风格。五十年代以来较有影响的流派主要有:袁派、范派、傅派、尹派、徐派、戚派、王派、张派、金派等等。越剧流派唱腔使越剧音乐更为丰富,加快了越剧的传播和普及,有力的推动了这一剧种的发展。

(二)八十年代以来越剧的发展

  1、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崛起。
  “文革”以后,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越剧很快得到复苏。1981年全国越剧团恢复到130多个。在这个时期,上海及其他省的越剧相对来讲影响较小,而浙江的越剧不仅有剧团数量上、人才资源上的优势,而且有质的体现,那就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成为这一时期最有影响力的代表。在越剧的振兴声中,作为越剧发源地的浙江做了大量工作,特别重视对青年演员的培养。1982年秋,举行了全省戏曲小百花汇演。演出的数百个剧目中,三分之二以上是青年越剧演员演出的剧目,涌现了一批获“优秀小百花奖”和“小百花奖”的青年演员。由此发现了越剧的希望队,展现了越剧的新曙光,为组建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小百花汇演结束不久,浙江省抓住以组织浙江越剧赴香港演出的契机,从全省60多个越剧团几千名演员中选出了40名优秀小百花,成立浙江越剧小百花集训班,在省艺校进行强化训练。最后,竞选出26名优秀苗子组成了浙江省越剧小百花赴港演出团,排演了著名剧作家顾锡东的力作《五女拜寿》、《汉宫怨》等剧目,于1983年秋天赴香港演出,广受香港观众的欢迎。“无名小卒,一鸣惊人”传为美谈。1984年5月正式建立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在以后的岁月中,“小百花”的足迹遍及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大城市。还先后出访美国、日本、泰国、韩国、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所到之处都引起了轰动。
  2,“小百花”的意义。
  “小百花”这个名称代表了一代新人,显示了越剧的未来,预兆着越剧新的春天,“小百花”是一个有着普遍意义的标志和象征。“小百花”重要一点是实现了越剧中心回归浙江这一历史性的突破,正如当年小百花首次赴香港演出时,香港媒体所说:“越剧源于浙江,但想当年‘姓’了上海,所有成名的演员几乎都在上海这个大城市安营扎寨,几乎所有的流派、所有的越剧代表作都是‘上海制作’,这一局面自四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不想竟为浙江越剧小百花演出团一夜之间冲破了缺口”。这一历史性的突破直到21世纪的今天,仍保持着良好的势头。至今,越剧剧目获国家“文华大奖”的就只有小百花越剧团的《西厢记》,越剧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的就只有小百花的《陆游与唐琬》,越剧演员获三度梅奖的就只有小百花团的茅威涛,小百花创造了越剧无与伦比的美,小百花的艺术风格已成为所有越剧团体及其它戏曲团体仿效的榜样。

  3.茅威涛是越剧青年演员的杰出代表,是当代新越剧的一面旗帜。
  
  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全国越剧界新秀频出,但在众多越剧团体中,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则成为这一时期全国越剧团体中最有影响力的代表。茅威涛则是新时期越剧演员的杰出代表。在国家文化部文华奖的评选中,茅威涛先后4次获文华表演奖,在中国戏剧家协会举办的“梅花奖”评选中,先后3次获“梅花奖”,并获“梅花大奖”,茅威涛是全国越剧界乃至地方戏曲界获此二项殊荣的唯一人选。他在越剧舞台上塑造了众多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特别是九十年代以来,从《西厢记》到精品版《陆游与唐琬》,到最近推出的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茅威涛作为主演、团长,一直致力于提升越剧的艺术品位,使之融入新文化,走进新时代。这个提升一方面通过重新解释传统题材和拓宽题材领域,塑造新的人物形象,以丰富提高越剧的文化内涵,另一方面通过深化综合,使越剧艺术形态新颖化、多样化、诗化。
  茅威涛坚持以综合艺术取胜,做到“对内回顾、对外扩张”的辩证统一。对内回顾是指进一步继承和发扬戏曲的美学精神;对外扩张是指放眼各种艺术新科技,为我所用。茅威涛的这种追求,使她主演的《西厢记》、《梁祝》与我们以前看过的《西厢记》、《梁祝》相比,你会觉得更传统也更时尚,或者说更古典也更现代了。
  当然,茅威涛的成功不是她一个人的,她背后有顾锡东、杨小青、郭晓男、胡梦桥等一个团队,有一个省的文化经济力量作依托。但她是核心,是主力。每一个成功都闪耀着她生命的光彩。她是袁雪芬创新精神最优秀的继承者,是当之无愧的当代新越剧建设中的一面旗帜。

(三)中国越剧走向世界

    新中国成立后,中外文化交流迎来了高潮,越剧是数百个地方戏曲剧种中首先走向世界的剧种。
1955年7月至9月,以鲁迅夫人许广平为团长的中国越剧团应邀赴民主德国和前苏联作访问演出,上演剧目有《梁山伯与祝英台》和《西厢记》 ,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每演完一场,谢幕平均达十次以上,多的一次谢幕达28次。越剧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五六十年代,越剧还先后赴朝鲜和越南演出,同样受到欢迎。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越剧艺术家的足迹遍及亚洲、欧洲、北美洲、大洋洲的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中国越剧艺术像一座无形的桥梁,使两地、两国人民之间得到心灵上的交融和沟通,传播了友谊,传播了中华文明的种子。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曾先后赴法国、日本、泰国、美国、韩国、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所到之处都会刮起一阵越剧旋风。
  越剧已经走过了一百年的历程,百年磨练,百年辉煌,如今已成为中国戏曲百花园中的一朵璀璨奇葩。展望未来,越剧这一艺术瑰宝,必将更放异彩,备受人们的喜爱。